性商网logo
说明:本网站的所有产品内容及图片非为针对消费者的广告,实为行业内企业之间的产品介绍
最近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性商网 > 行业资讯 > 情趣用品分会诞生记!

情趣用品分会诞生记!

2018/9/3 16:23:33 ChinaSexQ.com 发表评论 评论小图标 浏览: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举报
编者按:这个调性暧昧的行业,像杂草一样野蛮生长,外界几乎很难在现有产业结构中给它一个准确的分类,也没办法用一套生长法则予以衡量。

 

江湖上从此多了一个“字头”。



2018524日,在上海浦东新区的一家商务酒店,中国日用杂品工业协会两性情趣用品分会(下称“情趣用品分会”)成立。会场里坐了足有数百人,他们代表振动棒跳蛋飞机杯、仿真器具、性爱娃娃等产品生产商,当然还有渠道商、供应商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连京东商城也派了代表来“共襄盛举”。



伍迪·艾伦说过,性与爱之间的区别是,性缓解紧张,而爱则引起紧张。大概是因为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太快,加上电商的助力,资本的推动,近几年,中国的情趣用品产业出现爆发式增长,市场规模年均增速超过50%



这个调性暧昧的行业,像杂草一样野蛮生长,外界几乎很难在现有产业结构中给它一个准确的分类,所以也没办法用一套生长法则予以衡量。这个行业里,既有杜蕾斯这样的国际巨头,也有作坊式的小工厂,产品质量更是天差地别,竞争也无章无序。但在情趣行业里,已经形成了一批品牌企业,他们迫切地希望建立一种行业秩序,让大家在一个相对公平的基准线之上发展和竞争。事实上,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曾参加过其他行业协会,但都如泥牛入海,泯然于医院、药企当中。



当日杂协会理事长杨西京宣布,情趣用品分会正式成立时,现场掌声雷动。虽然此前这些情趣用品企业,或敌或友,此刻都有找到家的感觉。这些年,大家单枪匹马,闯荡商场,如今绕树三匝,终于有枝可依。

 

 

 

阿里拿出标准



成立两性情趣用品协会的关键人叫姜宜凡,是杜蕾斯政府事务副总监。



姜宜凡第一次动了要成立行业协会的念头,是在20175月。天猫召集成人用品商家开了一次行业质量标准会议,姜宜凡参加了这次会议。他根本没想到,在此之前,这个市场规模已超过100亿元的行业,连个行业标准都没有。

 

 

 

20038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发布《关于仿真式性辅助器具不作为医疗器具管理的通知》后,情趣用品行业就进入了没有统一监管部门的“法外之地”。



倒是天猫,第一次把情趣产品最基本的安全要求拿了出来。它对情趣玩具产品的外观和结构、电气性能、机械性能、安全性能、环境适应性、有害物质含量等都做了详尽的技术要求,同时规定了润滑液的技术要求、试验方法及标志、包装、运输、贮存。



“即使是最基本的要求,一些企业还是在心里打颤,因为他们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一位与会人士回忆。



三个月后,阿里健康公布了国内首个成人用品行业质量标准,该标准由阿里健康联合威凯认证检测有限公司、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等方制定,适用于入驻天猫等阿里旗下平台的商家。



这些年,电商平台成为大众消费品的主要渠道,所以马云才有底气公开说,没有电商平台,制造业企业根本没有销售额。这点在情趣用品行业体现尤甚,因为多数人都不好意思走进实体店,对销售员说:“我要一个跳蛋”。



在情趣用品企业与电商平台的关系链上,后者处于强势地位。如今连标准也要人家说了算,岂不是更受制于人?如果今天天猫出个标准,明天京东又出个标准,标准和标准还不一样,厂家该听谁的呢?这正是很多企业所担心的。果然,今年5月,京东也推出了自己版本的标准。



天猫会议之后,姜宜凡开始四处奔走,把行业头部企业都找了一遍,游说大家联合起来,成立自己的行业协会,自己来制定行业标准。



姜宜凡是情趣用品行业的新人,但游说工作却进行得相对顺利。这首先得益于那次会议上,他成功刷了脸。当时,姜宜凡提出了很多深入的意见。比如,麻醉剂、性激素这样的成分要不要在润滑液中禁用,要不要给情趣玩具设置保修期,要不要考虑情趣玩具电子元器件与周围环境的电磁兼容性,以及情趣玩具与清洁剂、安全套润滑油的兼容性等。



这些犀利的观点给品牌企业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时,他们确已受够了无序发展之苦。以情趣玩具来说,品牌企业用八九块钱的优质马达,产品价格至少上百,偏偏就有小厂,采购两三毛钱的劣质马达,卖几十块钱。但大家的产品外观都差不多,消费者又不懂,于是劣币就驱逐了良币。



延时喷剂企业安太医创始人梁志总被职业打假人敲诈。目前喷剂类产品只有三种备案号,分别是药字号、健字号和消字号,延时喷剂既不是药也不是保健品,最后只能被冠以消字号。职业打假人就说,“你根本没有消毒功能,属于虚假宣传”,梁志只能苦笑。他盼着,有一个行业标准,说明延时喷剂的功能就是延时。



事实上,过去十年里,情趣用品行业几次试图成立协会。最近的一次是2016年的“东莞会议”,来了十多位行业大佬。



“谁来当会长?”有人在会上提出。原本叽叽喳喳的会场,一片噤声。空气僵冷了好一会儿后,一位老板站起来:“既然没人当,那我来吧。”结果,像是遭到群嘲一样,他在众人的反对声中泄了气。“我不当(会长),可以。但如果一个根本没有资格的人来当,绝对不行。”与会者们对此心照不宣。



成立协会需要钱,开会场地、会议资料、餐饮、交通、住宿等。“如果只是十几家企业办一个协会,每家就得交四五万块钱”。一谈钱,大家更不乐意。



最后,“东莞会议”不欢而散。



所以当醉清风创始人杨昌亮听姜宜凡说要成立协会,立马给他泼了冷水:“我劝你不要搞了,费力不讨好”。



杨昌亮没想到,这事却被姜给搞成了。参与这事的人觉得,这一方面得益于姜宜凡那张生面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姜都还没来得及站队。另一方面杜蕾斯作为有着近90年历史的全球知名避孕套品牌,尽管近年来从计生行业跨界到了情趣行业,但国产品牌觉得,大家不在一个竞争维度上。



当然姜宜凡推动情趣用品协会的成立,属于任职杜蕾斯的公务行为。可见杜蕾斯虽然高举高打,也有找到组织的愿望。业内人士的看法是:“一个有序的市场,最有利于头部玩家。”



不过,由于杜蕾斯入行不 久,且是外企,它没有成为该协会的会长单位。

 

 

 

挂靠日杂协会



初次交谈后,杨昌亮不仅给姜宜凡泼冷水,还明确表示不愿意当会长。



醉清风是目前中国情趣行业最大的渠道商,2008年从淘宝起家,年销售额一度超过新三板同行的总和。因创立较早,在业内的影响力较大,很多情趣行业人士都推荐姜宜凡先找杨昌亮“出马”。事实上,醉清风还是杜蕾斯在中国最大的分销客户,但姜、杨二人此前互不相识。



为了说服杨,姜宜凡专门从北京打了个“飞的”去温州(醉清风总部所在城市)和他吃了一顿饭。



“既然你不想当,到时我们就投票选举吧。如果选出来是你,你就不要推辞了。”姜宜凡说。



杨昌亮做出妥协,表示愿意配合姜宜凡一起把这个事情做起来。为此,老杨还安排了他的一名助理协助参与其中。

 

20176月,醉清风、春水堂、杰士邦、他趣、桃花坞等14家企业均表示愿意和杜蕾斯一起成为发起企业,并成立了筹备小组。通过投票,15家单位中,醉清风以11票成为筹备组组长单位。



15家发起单位集结完毕后,为这个组织申请一个什么性质的“名分”,以及如何申请,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一道难题。



直接申请一级协会还是找个二级协会挂靠?筹备组有过讨论和纠结,但最终还是选择第二种方案。



一方面,民政部对一级协会的审批趋严。另一方面,如果要申请一级协会,需要满足几个硬性指标:比如,至少得有一间办公室,产生不少于每年100万元的租金费用。此外,还得有一名专职的秘书长对接各种事宜,以及一名财务负责管理协会账户、发放工资等。



创立16年的春水堂也是情趣行业的老品牌,在创始人蔺德刚看来,一个行业协会能否成功组建,除了服务行业的初心和号召力,更重要的是组织能力,包括路径的选择。“之前很多次没有成功组建情趣协会,也有因为是想做一级协会。但一级协会路径长、难度高,很容易把大家的劲头拖没了”。

 

 

对于第二种方案,筹备组最初考虑过一些协会,但都不是很合适,例如保健协会,对于分会管理费(挂靠费)和每年发展的新会员数量要求比较高。



一些筹备组成员提出建议,比如哪些单位有可能会接受这样的一个组织作为二级分会。有人认为,新协会的初心是做产品质量标准。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应该具备工业属性。



筹备组联系了轻工业联合会,旗下有50余家轻工业性质的一级协会。他们先后拜访了其中的家用电器协会(下称“家电协会”)和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下称“化妆品协会”)。



家电协会很大,仅电冰箱分会就近千亿产值。如果新的情趣行业协会要挂靠,只能作为一个三级协会挂靠在家电协会下属的某个二级协会。但即使是这样,家电协会仍然不同意:“润滑液没电,你不能加入”。



筹备组又找化妆品协会时,其负责人也不同意,认为情趣用品不属于化妆品。



接连碰壁后,筹备组再咨询轻工业联合会,对方负责人也感到头疼,“我给你们放哪?放哪都不合适”。最后,他推荐了日杂协会。“你们只能去日杂协会,你去不去?”对方问。筹备组同意了。



这是个无奈的选择,“主要是‘杂’字,大家不喜欢。但正如牙刷、雨伞、蚊香一样,情趣玩具也是生活用品”。杨昌亮说:“沟通下来,他们还比较开明。”



“他们想干事情是真的,但实在是找不着(挂靠单位),找了(日杂)这么一个协会。”一家成人用品公司的老板认为。



筹备组与日杂协会沟通时也遇到了尴尬。杨西京和日杂协会的其他几位负责人一开始对成人用品并没有概念,还以为是老年人用的纸尿裤之类。《消费日报》(原《中国轻工报》,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下属媒体)的一位老编辑本来要出席新协会的成立大会,但得知是性用品后,就推说不去了。



根据双方洽谈的结果,在会费一事上,会长单位交3万元,副会长单位交1万元,常务理事单位交5000元,理事单位交3000元,普通会员单位交1000元,总会费的40%作为日杂协会的管理费。



最终有210多家企业报名参加情趣用品分会,这是杨昌亮等人更没想到的事,他们最初的目标仅为60家。



情趣用品分会的成立大会当天,大家进行了正式投票,推选杨昌亮任情趣用品分会会长,姜宜凡任秘书长。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会展公司向与会企业合计预收取了约11万元的会务费(不含会员费),最后的支出约22万元(含晚宴)。这中间的差额由醉清风、杜蕾斯等几家企业以赞助的形式做了补充,结余的款项转到了日杂协会账户,用于之后情趣用品分会的开支。



“行业组织的发起者一定要有经济实力,并愿意为大家花私钱,不然也很难做起来。”杨昌亮感慨。

 

 

谁是正规军?



一部分情趣企业,甚至包括头部企业,并没有加入情趣用品分会。他们认为生殖健康产业协会才是业内最权威的协会,比如爱侣健康、丽波等。也有像安太医这样的企业,同时加入了两家协会。



对此,情趣用品分会会员也表示理解:“这里有企业定位的问题,有些公司要跟投资者讲‘故事’。大健康的估值肯定比日用品高得多。”



事实上,筹备组不是没有考虑过生殖健康产业协会,但他们发现,这个协会的负责人主要是以前的政府官员,如前任会长张维庆原是国家计生委主任,现任会长陶庆军曾担任中国人口出版社(国家计生委直属的出版机构)社长兼总编辑,并不出身行业,很难代表行业诉求。



很多情趣用品企业也和生殖健康产业协会打过多年交道,他们曾寄托希望,由后者牵头来制定行业标准,但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这个成立十余年的国家一级协会,在2011年成为全国生殖健康用品标准化委员会的承接单位,至今没有任何行业标准,还一度被列入国家标准化委员会的黑名单。正是因为对生殖健康产业协会失望了,大家才想到要单独成立自己的协会。

“我们不是不作为,是没有通路”。生殖健康产业协会人士觉得冤枉。她表示,该协会在2013年提出了情趣玩具、情趣内衣、润滑液等11项行业标准,三年后初具雏形,但当时相关部门认为这些项目太小众,不给立项。



这也是实情,直至2015年,国标委才启动社会团体试点团体标准。2017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新修订的《标准化法》。新《标准化法》于201811日起实施,此次修订最大的调整是在标准分类中,除原有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企业标准外,增加了团体标准,明确了团体标准的法律地位。



团体标准和企业标准属于市场标准,由市场自主制定;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属于政府标准,由政府主导制定。政府标准与市场标准协同发展、协调配套。市场标准除了快速反映市场需求外,其承载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创新。杜蕾斯等方牵头的新协会也得益于此政策



但情趣用品企业,未必能理解行业标准难产的原因,它们与生殖健康产业协会之间,显然没有形成良好的沟通基础。



自成立以来,生殖健康产业协会隶属于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简称“卫计委”),主要工作围绕“环药套”企业(避孕环、避孕药、避孕套),随着社会发展,越来越多的其他产业企业加入其中,但很难说,大家都能获得同样的关注度。



所以,当谈到能为情趣用品企业提供哪些服务时,上述生殖健康产业协会人士只说出几种基础服务,而当话题到了“环药套”企业上面,她说:“那服务内容可就多了。”



不过生殖健康产业协会不得不面对的是,政策环境给产业结构带来的变化。近年来,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计生工作逐渐衰减,直至20183月,卫计委更名卫健委。与此同时,为提高性生活质量而生的情趣用品行业正在爆发。显然,生殖健康产业协会也注意到了这个变化,它也不想错过这个风口。



725日生殖健康产业协会开展了延时喷剂团体标准立项研讨会,据称再过3个多月,延时喷剂团体标准能制定完成。接下来,生殖健康产业协会还想就整个生殖健康产业,包括情趣用品产业,制定行业分类和明确术语。



情趣用品分会的标准制定工作也在持续推进过程中。815日,它给日杂协会递交了三项标准的立项申请书,包括两性情趣用品的通用技术要求,以及分别针对健慰器(情趣玩具)和润滑液的标准,它们将交由工信部审批。



“我们也听说了,但不是特别关注。不过就这个事情,我们已经和民政部法制司沟通过了。现在协会管理比较严格,协会设立分会是不允许跨界的。”上述生殖健康产业协会人士表示。



那么在上述人士看来,日杂协会情趣用品分会究竟算什么呢?是“跨界”协会吗?



“日杂协会不是,但这个分会是。”

 



责任编辑:陈顺
举报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性商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 情趣用品 情趣行业 成人用品  的资讯

成人用品供应信息推荐

热点标签
近90天点击排行
《性商》始创于2005年9月9日,专注于成人情趣用品领域,为生产商(品牌商)和渠道商(代理商、经销商、批发商)提供实用和有价值的商业信息。全彩印刷,双月刊。每年参加所有成人行业展会,在全国各地成人用品批发市场免费派发。
举报文章问题
  •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媒体合作 | 客户评语 | 会员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性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感叹号图标 合作热线:021-64387088-8168
性商网:性保健品批发 采购市场,创建于2005年,产品涵盖 安全套批发性玩具批发情趣内衣批发男用喷剂同性用品批发等所有成人情趣用品。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32号 诚信实名认证 沪ICP备15038438号-1